<var id="h75nd"><video id="h75nd"></video></var>
<var id="h75nd"><video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video></var>
<cite id="h75nd"></cite>
<var id="h75nd"><video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video></var>
<ins id="h75nd"><span id="h75nd"><cite id="h75nd"></cite></span></ins><var id="h75nd"><span id="h75nd"></span></var>
<cite id="h75nd"><span id="h75nd"></span></cite>
<var id="h75nd"></var>
<cite id="h75nd"><span id="h75nd"></span></cite>
<var id="h75nd"><strike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strike></var>
<menuitem id="h75nd"><video id="h75nd"><thead id="h75nd"></thead></video></menuitem><var id="h75nd"></var><ins id="h75nd"></ins>
<var id="h75nd"></var><var id="h75nd"></var>
<cite id="h75nd"></cite><cite id="h75nd"><video id="h75nd"><var id="h75nd"></var></video></cite>
<ins id="h75nd"><noframes id="h75nd">
<var id="h75nd"></var><cite id="h75nd"><span id="h75nd"><var id="h75nd"></var></span></cite>
今日漢中 今日留壩 今日鎮巴 今日略陽 今日寧強 今日勉縣 今日西鄉 今日洋縣 今日城固 今日南鄭 今日佛坪
地方網 > 陜西 > 漢中市 > 今日略陽 > 正文

這注定是一首失敗的詩□裴禎祥 (陜西 漢中)

來源:天水晚報 2019-10-24 17:10   http://www.dyzxad.com/

去鎮上

從下溝渠到鎮上,要經過白鐵皮屋子

穿過小火車站,在鐵道上走十五分鐘

我們談論著學生,非典,黃家駒的

某首歌,比如《冷雨夜》

鐵道邊覓食的烏鴉,被我們的腳步聲

屢屢驚起,如黑色的石塊,拋向天際

我們去鎮上,吃飯,喝酒,買日用品

并與理發店的女孩子,搭訕片刻

夜色很快降臨,我們將披上黑袍

如幾只碩大的烏鴉,在鐵道上巡行

如黑色石塊,被某種東西,拋向天際

唱 歌

這歌聲里有樹,有女孩子,有明亮的翅膀

有遠方

這歌聲里有站在山頂,徒然迎接白天與黑夜

在風雨中潸然淚下的樹

這歌聲里有明眸皓齒、粲然一笑

然后走向城市、不再回來的女孩子

這歌聲里有被冷笑、暗箭與尖銳的銅

所洞穿的翅膀,它的明亮其實是因為單薄

這歌聲里,有我們永遠無法抵達的遠方

野刺梨

如同山野中奔跑的童年

在記憶的舌尖上,酸酸甜甜地

滑動。我曾經喝過,醉過

為那永不再來的往日,笑過,哭過

最后一次,外爺,是你

帶我從馬蹄灣回魚煎壩的路上

為了給小外孫解渴,試圖

在鐵軌上磕開那瓶暗紅的野刺梨

當瓶底撞碎,那來自山野的

又回歸山野,如同生活中開心的事

瞬間消失在堅硬的道砟縫里

那時你微微躬下、衰老的身影

多么像山地里一棵孤獨的野刺梨

在經歷了世紀的風雨后

你已成為泥土的一部分

而我活在人世,酸酸甜甜地懷念你

你不會看見,我全部的生活,只是

撞碎了瓶底,消失在道砟中的野刺梨

陪父親看病

走在樓道里,我基本不說話

他遠遠落在后面

我走幾步,就站下來等他

就像二十多年前,上坡背柴的途中

他站下來等我

冬天已經深了

窗外飄著細雪,風搖動花園中的枯枝

我望了一會逐漸迷蒙的天空

等醫生來給他檢查

他靜坐在椅上,睡著了一樣

老毛病是高血壓,高血脂,腰腿疼

冠心病是近年來的事情

感冒發燒,是三天前的新病

量體溫,驗血,做B超……確診之后

醫生謹慎地給我交代著用藥的方法

“后山那幾塊坡地,河邊那兩畝水田

不想放也得放下了

你已經把一輩子的地種完,現在需要靜養!”

從醫院出來,我終于打破沉默

說出隱藏很久的想法

他低聲應答著。我知道

等他稍微好轉,仍然會扛起鋤頭走向田間

像一個被一再打敗的士兵,不斷站起來

我也知道他終有一次會長久倒下

但我忍著傷痛與隱憂,在他身邊走著

爬 樓

以前,從一樓到六樓

我一口氣爬到頭,在屋里等好久

父親才出現在門口。

我沒有問,他也從沒說

這段時間,他都在做什么

后來我知道

他是站在每一層的樓梯間

撫著胸脯,大口喘氣。每次他都要

積攢半天力氣,才能到兒子

位于頂層的家

現在我每走一層

就停下來等他。我知道等也沒有意義

我不能幫他喘氣,也沒法

把我的力氣給他

但我還是站在那兒等他

就像他終將在某個地方,等我

響 動

我越來越愿意聽到

父親的響動

他在客廳,跟我說話的聲音

他在屋子里走動的聲音

他給母親大聲打電話、談瑣事的聲音

以及夜深人靜后

他在隔壁房間,打呼的聲音

這些司空見慣的

我以前討厭、躲避的聲音

現在成了我驚悸靈魂的鎮靜劑

它們一再地向我證明

我還不是個孤兒,讓我明白

活在世上,多么需要一個

睡在隔壁的

屬于自己的上帝

堆雪人

把散落在野地上的雪

慌不擇路

竄向車頂、石頭與樹上的雪

團結在一起,給他們一個

清晰的形象:有鼻子,有眼睛,有耳朵

然后離開

任雪人在野地的角落,在公園的一隅

把自己變為淚水,緩慢解體

比起那些沒有堆成人的雪,它們要忍受

更長久的孤獨

與更酷烈的,融化的過程。

過 年

陰溝中的雪尚未融化

陽光薄薄地落進院子里

一只麻雀瘦瘦地飛來

停在孤零零的楊樹枝上

貼完對聯,父親取出

包裹在塑料紙中的小燈籠

我們把它掛在檐下,發現

它的紅,變得更淡了些

稍晚一點,我們要去桑林墳

給親人們燒香,放炮……

今年的老家很靜,人很少

但母親仍然在煮肉,包餃子

父親的冠心病、高血壓很重

但我們仍然會準時舉起酒杯

紅燈籠

每天晚上,紅燈籠準時點亮

只是一秒鐘的時間

我們就讓正月的夜晚

結出了春天的第一批紅果子

暗紅的光

泊在臺階上、院子里

因為風,微微抖動

在老屋的門臉上,涂著腮紅。

鞭炮響過后

村子里聲息漸無。忙碌了一年的

鋤頭、犁耙與鐮刀

靜靜掛在山墻上

我們睡在土房子里

歲月,悄默犁過我們的呼吸。

紅燈籠照著這一切

包括下在命運深處的雪

藥木院

這注定是一首失敗的詩

我可以選擇任何一個角度寫下任何一座村莊

卻寫不好一個叫做藥木院的村子

難道我要跟導游一樣述說她地圖上的位置

她名字的來歷,她的山形地貌與風俗民情

難道我能寫出她數百年來

怎樣哺育一個姓裴的家族,以使他們

最終塑造出一個寫詩的男丁,把她的美與恩情歷數

難道我能寫出,三十六年來她四圍山中

草木的四季榮枯,以及窯坪河水的洶涌與細弱

難道我能寫出上下秧田壩里

稻谷的成熟過程與油菜結實的原由

以及種植小麥、黃豆與玉米的黃土梯田

她的生成歷史與厚度

難道我能寫出那些黃牛一生犁地的總里數

和一個農民一生中用壞了多少把鐮刀和鋤頭

我是如此無知,甚至不知道這些年來

我吃了多少父親種出來的北瓜與土豆

喝了多少母親臨晨即起精心熬制的罐罐茶

真的,我也忘了統計爺爺給我釘過多少習字本

以及寫那些影格,又熬掉了多少夜晚

如今他已住進村后的桑林墳

我卻不能長歌當哭,講出藥木院于萬一

但即使失敗,我仍然要寫下這些簡陋的句子

如同我永遠也不會知道

老墳和桑林墳埋著多少裴家的先人

但它們最終是我唯一可以長久居住的故土

陜甘川三省四地 實力作家聯展

【作者簡介】

主辦:天水晚報寶雞日報天水市作家協會寶雞市作家協會漢中市作家協會綿陽市作家協會 特邀主持:劉 晉

(總第018期)

裴禎祥,陜西略陽人,生于1982年,陜西省作協會員。作品散見于《詩刊》《揚子江詩刊》《草原》《飛天》《延河》等,入圍第八屆詩探索·中國紅高粱詩歌獎、第二屆陜西省青年文學獎,榮獲第二屆陜西省青年文學之星。已出版詩集《指尖上的舞蹈》《水果街》。

新聞推薦

略陽文旅局全力開展脫貧攻堅“百日決戰”

本報訊(通訊員何妤珺)10月8日,略陽縣文化和旅游局全面開始了全系統幫扶干部脫貧攻堅“百日決戰”,全局上下進一步振奮精神,聚...

略陽新聞,講述家鄉的故事。有觀點、有態度,接地氣的實時新聞,傳播略陽縣正能量??醇亦l事,品故鄉情。家的聲音,天涯咫尺。

相關推薦:
娛樂 看點 廣西 四川 山東 安徽
猜你喜歡:
評論:(這注定是一首失敗的詩□裴禎祥 (陜西 漢中))
頻道推薦
  • 綠意盎然的“大漠名勝”統萬城
  • 千年鹽湖絢爛塞上
  • “地攤經濟”:疏通渭南市經濟發展的“毛細血管”
  • 印臺區禁毒宣傳進校園
  • 延安昆侖混凝土有限公司爭創綠色環保攪拌站
  • 熱點閱讀
    “代寫代發論文”暗藏網絡詐騙 江蘇... 9類未成年人遭受不法侵害情形須立即... 未成年人犯罪數量有所回升...
    圖文看點
    童瑤、陳數解密“獨立女性”的愛情 童瑤、陳數解密“獨立女性”的愛情
    鄉里鄉親
    專家:武漢集中核酸檢測檢出的無癥狀感... 疫情后的診所生存戰 夫妻賣盲盒、年入16億 揭秘泡泡瑪特...
    熱點排行
    安徽靈璧縣發生一起疑似井下沼氣中毒事故 張嘉譯等50人獲陜西省2020年享受政府特殊 “變化的時代” 相信恐懼 還是相信文明? 專家:武漢集中核酸檢測檢出的無癥狀感染者 疫情后的診所生存戰 夫妻賣盲盒、年入16億 揭秘泡泡瑪特的暴 陪電影院捱過漫漫長夜 李蘭娟:?4組數據充分說明武漢是安全的

    抚顺| 丽水| 淄博| 日喀则| 临海| 商丘| 菏泽| 扬州| 孝感| 荆州| 汉中| 临汾| 保定| 乌兰察布| 玉树| 七台河| 朔州| 潜江| 五家渠| 台中| 黄山| 包头| 定州| 武夷山| 那曲| 梅州| 永州| 白山| 阿勒泰| 贺州| 达州| 赵县| 滨州| 十堰| 泗阳| 南京| 海西| 海南海口| 深圳| 昆山| 宝鸡| 邹平| 中山| 湘西| 定州| 东莞| 莱州| 营口| 襄阳| 南通| 瓦房店| 海南| 濮阳| 万宁| 昆山| 大连| 汕头| 汉中| 淄博| 溧阳| 东海| 武威| 南阳| 龙岩| 黔东南| 锦州| 秦皇岛| 赣州| 燕郊| 克拉玛依| 张家界| 张家界| 梧州| 海南| 克拉玛依| 大同| 陕西西安| 潮州| 七台河| 宁德| 商洛| 南京| 仙桃| 湖州| 广西南宁| 瓦房店| 黑河| 泰安| 安顺| 泰州| 德州| 玉环| 汝州| 陇南| 衡阳| 仙桃| 惠州| 锡林郭勒| 长治| 盐城| 延安| 马鞍山| 宁德| 涿州| 鹤壁| 绥化| 怒江| 海安| 三明| 梧州| 洛阳| 玉林| 兴安盟| 毕节| 张北| 长兴| 阳泉| 佛山| 焦作| 泉州| 如东| 株洲| 东莞| 阳春| 黔西南| 南通| 嘉善| 江苏苏州| 公主岭| 陇南| 晋江| 临海| 万宁| 伊犁| 台湾台湾| 商洛| 贺州| 海拉尔| 禹州| 南安| 醴陵| 寿光| 广安| 十堰| 神木| 张掖| 迪庆| 温州| 兴化| 迪庆| 洛阳| 清徐| 黑河| 赵县| 凉山| 锡林郭勒| 长垣| 芜湖| 宜春| 抚顺| 安岳| 曲靖| 武威| 酒泉| 通化| 巴彦淖尔市| 文山| 咸宁| 包头| 聊城| 项城| 湖州| 慈溪| 单县| 松原| 江门| 内蒙古呼和浩特| 黑河| 天水| 惠州| 淮南| 巴彦淖尔市| 蓬莱| 莆田| 长治| 淮安| 抚州| 湘西| 张掖| 儋州| 德州| 濮阳| 山西太原| 钦州| 莒县| 仁怀| 连云港| 和田| 陇南| 晋城| 青海西宁| 杞县| 固原| 湖州| 益阳| 南平| 海南海口| 韶关| 嘉兴| 渭南| 平凉| 任丘| 灵宝| 乌兰察布| 内蒙古呼和浩特| 玉树| 昭通| 张掖| 山西太原| 铜陵| 临沂| 百色| 姜堰| 海西| 泰兴| 澳门澳门| 白银| 蚌埠| 朔州| 河源| 湘潭| 高密| 内蒙古呼和浩特| 黔东南| 阿勒泰| 运城| 黄南| 哈密| 禹州| 黔南| 东营| 图木舒克| 遵义| 宁波| 韶关| 广安| 开封| 烟台| 平顶山| 庄河| 湘潭| 宝应县| 安吉| 湘西| 海北| 新余| 池州| 江门| 鹰潭| 长垣| 邢台| 遵义| 中卫| 台北| 晋江| 鹤壁| 丹阳| 红河| 四川成都| 涿州| 宜宾| 南京| 邯郸| 抚州| 克拉玛依| 张掖| 潜江| 万宁| 沛县| 朔州| 鞍山| 鸡西| 乐平| 晋城| 高密| 湘西| 普洱| 喀什| 白银| 永新| 湖州| 启东| 阿里| 汉中| 邹平| 日土| 荣成| 吐鲁番| 蚌埠| 那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