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h75nd"><video id="h75nd"></video></var>
<var id="h75nd"><video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video></var>
<cite id="h75nd"></cite>
<var id="h75nd"><video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video></var>
<ins id="h75nd"><span id="h75nd"><cite id="h75nd"></cite></span></ins><var id="h75nd"><span id="h75nd"></span></var>
<cite id="h75nd"><span id="h75nd"></span></cite>
<var id="h75nd"></var>
<cite id="h75nd"><span id="h75nd"></span></cite>
<var id="h75nd"><strike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strike></var>
<menuitem id="h75nd"><video id="h75nd"><thead id="h75nd"></thead></video></menuitem><var id="h75nd"></var><ins id="h75nd"></ins>
<var id="h75nd"></var><var id="h75nd"></var>
<cite id="h75nd"></cite><cite id="h75nd"><video id="h75nd"><var id="h75nd"></var></video></cite>
<ins id="h75nd"><noframes id="h75nd">
<var id="h75nd"></var><cite id="h75nd"><span id="h75nd"><var id="h75nd"></var></span></cite>
?
今日華語電影 今日外語電影 電影影評 電影經典臺詞
地方網 > 娛樂 > 電影 > 今日外語電影 > 正文

陳沖:一個女性電影人的沖鋒

來源:澎湃新聞 2019-10-17 18:44   http://www.dyzxad.com/
?

賈樟柯、陳沖在論壇現場

10月16日,第三屆平遙國際電影展“新浪潮”論壇在平遙電影宮·論壇空間舉辦,作為今次影展“費穆榮譽”單元評審團評委之一,導演、演員陳沖當日作為唯一女性嘉賓出席。平遙國際電影展創始人賈樟柯擔任此次論壇主持,兩人就話題“沖啊,女性電影人”展開對話。值得一提的是,在2008年賈樟柯執導的電影《二十四城記》中,陳沖曾出演片中的80年代“廠花”,講述故事里的人生際遇與時代變遷。

說起來,不會當主持人的中年導演不是好記者,在賈樟柯的“循循善誘”下,論壇現場某種意義上成了一次陳沖個人從影經歷的全景式回顧:14歲從影,在1980年的電影《小花》中一舉成名,此后更在《末代皇帝》、《紅玫瑰白玫瑰》等影片中塑造了不同類型、性格迥異的女性形象。1997年,執導《天浴》開始,陳沖開始嘗試導演工作。她最新的一部導演作品,是由作家王剛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英格力士》。

陳沖

【以下根據陳沖在論壇上的發言整理】

演《小花》,是天賜的緣分

剛開始說要演電影的時候,我才14歲。當時全國要拍“長征三部曲”,上海電影制片廠分到的任務是“井岡山”。武珍年導演來挑演員,我當時是中學射擊隊的隊員,天天在外面練打靶皮膚曬得黑黑的,挺像女游擊隊員,就把我招去了。劇組男主角是朱時茂,我演他身邊一個小游擊隊員,只有一句臺詞,含著熱淚說,“老羅叔叔,井岡山丟了……”我成天都在劇組呆著,找怎么把這句話說到位的感覺。后來在電影籌拍階段,這部戲因故取消了,我自然挺沮喪的。

《青春》劇照

本來要回高中繼續讀書,當時上影廠一位前輩,也是非常知名的女演員張瑞芳辦了一個演員培訓班,她看我之前在劇組非常用功,對我說別回中學了,跟著我在演員培訓班里正式學表演吧。我在培訓班待了兩三個月,排練話劇、學習打快板,念詩歌什么的。就在這個時候,謝晉導演準備拍攝《青春》來挑演員,我們班一共五個女同學,說我太小不用去了,后來謝晉看見我在邊上待著,就把我叫去了。我的記憶是這樣的,前幾天跟一個同學聊天,她說沒有呀,你給謝晉念了快板呢!當年,謝晉把我派到東海艦隊和當地農村熟悉生活,揣摩人物關系,前后有一個月,現在看來為了一部片子做這么多前期準備是很奢侈的,到了片場至少我已經沒了一開始的怯場和緊張了?!肚啻骸愤@部片子中還有位女演員張瑜,她當時已經有一些表演經驗,一起排練時我向她也學到了不少。

《小花》劇照

1979年推出的影片《小花》,讓我成了家喻戶曉的明星。那一年,中國迎來了改革開放,電影也開始了變革。當時我作為演員還很天真,我現在很老了(笑),其實也還是很天真的。當時也想不了那么多,就是想怎么努力把這個戲演好。從拍攝角度,廠里并沒有撥給我們太多資金,彩色膠片有一部分是國產的,也有富士的,還有一些過期膠片。但還不夠,最后片頭回憶的片段,索性用了黑白膠片。如果說這部電影有一定先鋒性,也有當時種種條件限制,不得已的結果(賈樟柯在對話中提及,《小花》中兩極鏡頭的運用,比如大全景跳到大特寫,很像法國新浪潮電影的實驗方法)。

當時的創作氣氛和現在也不大一樣,我記得作曲家王酩從開拍第一天便一路跟組,每一個外景地拍攝他都在場?!缎』ā防飪墒赘枨?,《妹妹找哥淚花流》、《絨花》就是這么創作出來的,到今天還有很多人翻唱。我記得特別清楚,有天一起吃飯,王酩興奮地跟我們說,曲子出來了!他一邊跺腳一邊唱,他那個公鴨嗓,我還心想怎么那么難聽,出來的卻是這樣一部完整的作品?!缎』ā孵r有地注重人情,有兄妹情,有家庭情感,在當年戰爭題材影片中確實是突破。之于我,則是一種幸運。從17歲進組演趙小花,一直到今天,仍然有觀眾見了我說,演“小花”的人回來了。

《末代皇帝》劇照

一輩子能演這樣一部電影,真是天賜的緣分?!缎』ā分?,滕文驥導演來找我拍攝《蘇醒》(賈樟柯在此提及滕文驥導演1981年的作品《蘇醒》,并指出彼時“中國電影人正在試圖一步步改變電影的語言”)。那時候,我還不到20歲,角色的年齡卻是二十八九歲的年齡段,我缺乏生活經歷,所以今天回頭想的話,肯定沒演好。滕文驥當時確實很潮的,趕在時代前面。對那段拍攝經歷最深的印象,是第一次接觸到古典音樂,滕文驥那時便是古典音樂愛好者。我去了西安,在他宿舍里,我們幾個演員一起聽貝多芬、拉赫瑪尼諾夫、德沃夏克……當時對我的震撼都不是語言能夠說出來,心里很澎湃,音樂居然可以這樣?音樂居然可以給靈魂帶來這樣純凈、升華?!這是我一輩子都難忘的,也是我拍《蘇醒》所得到的(收獲),至今都是。當我第一次導演作品的時候,內心一直都在回響著那些音樂,我今天仍然對古典音樂如此熱愛,也是從跟滕文驥在一起拍戲的那幾個月開始的。

《蘇醒》劇照

當一個人有了選擇后,才會真正的成熟

我從小就是一個特別有憂患意識的人,十幾歲時我很無知,很茫然,很懵懂,但靈魂深處仍然是有這樣一種憂患:突如其來的,一個晝夜間成名的狀態讓我十分不安,非常不安。因為你自己心里是知道的,你是昨天同樣的你,怎么今天就那么多人簇擁著你呢?我對這個狀態無法信任。1977年恢復高考,我立刻就覺得自己必須得上大學,就是深深地感到自己的無知。

我14歲離開高中,高考恢復那年我17歲,已經那么多年都沒好好讀書了。當年的上影演員劇團在一個大院子里,就那么幾棟樓,我天天坐在屋里復習功課,所有同學都比我大,最小的也比我大三四歲,最大的比我大十歲。他們看見這個孩子還有這機會(參加高考),還有這個夢想,就紛紛替我拿暖瓶,要不就打開水給我沖茶,一直支持著我,這樣我考進了上海外語學院。

《小花》劇照

結果還是不經“勾引”,又去拍了《小花》。拍完《小花》又拍了《蘇醒》,我明白了,如果還留在國內的話,其實這是下意識的——電影對我有吸引力,我那時只是非常理智地認為它不可信,它不是一個一輩子應該做的職業,必須去讀大學。正好那個時候有一個出國留學的機會,繼續讀書,當時就是這么一個簡單的愿望。當年出國這件事不像今天,好多人都可以去旅游,那時這可是一件特別大,特別困難的事。我記得特別清楚,辦護照就非常艱難。

一到美國,從飛機里走出來,兩眼一摸瞎——那種文化沖擊跟今天也不能比,當年我們唯一知道的美國,就是美帝國主義,然后看過那么兩三部西方電影,當時叫“參考片”,記得看過《滑鐵盧橋》(《魂斷藍橋》),看過《茱莉亞》(1977年,簡·方達主演),也是半懂不懂。就這樣到了美國,那種不適應,太不習慣了。盡管我在國內生活一路走來也很艱難,很貧困。但從來沒覺得自己貧困,從來沒感覺自己窮,一直是很豐足的感覺,哪怕吃到一個雞蛋都不容易。到了美國突然間覺得窮了。一下子要自己交房租,自己買吃的,這是我以前沒有擔任過的任務。早上醒來第一件事是去刷牙,牙膏味道都不一樣。在上海,從我學刷牙開始一直到二十歲,一直用美加凈牙膏,只用這牌子。到了美國后,第一次進超市,把我給嚇的,就是說突然間有選擇了,這不只是一個超市的選擇,大米有6種,麥片有12種,牙膏有23種……象征著生活間也突然出現了無限的選擇,會感到非??只牛褐挥挟斠粋€人有了選擇后,才會真正的成熟,因為你要決定,你要選擇。

我是一個很容易偏激的人,情感很激烈的。去美國之前我剛剛開始認識了一個初戀男友,到了美國以后,就有了兩個最大的沖擊:一個是對認知的疑問,也可以說是理想的死亡;然后就是對愛情的疑問,戀情的死亡。這兩件事情讓我驟然成熟了,實際上,我差不多花了十年的時間去消化這兩個“死亡”。

陳沖第一次赴美登機前留影。

在好萊塢第一個角色,沒有臺詞

到美國后,我干過很多雜活。當時家里沒錢,我也沒錢,自己怎么生活呢?就是經常到比如圖書館幫工,或者幫人帶孩子,到餐館端盤子,這些就是我在得到最佳女主角以后干過的事(陳沖曾憑借電影《小花》獲得第三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主角)。后來洛杉磯一所大學有幾位教中文的教授,辦了一個“中國電影節”,從中國領事館里借出四部電影,結果兩部都是我主演的,一部《小花》、一部《蘇醒》,就把我從紐約請到了他們學校。

我一到加州,天氣怎么那么好!陽光這么燦爛,天這么藍,還帶我去迪士尼樂園玩了一圈,我就不想回紐約了,這樣留在了加州這所學校讀書,與此同時,一位教授也很好,替我找了一戶人家,騰出一間房間給我免費住。當然,到了加州還得生活,還要在餐館打工。上課的時候,我比一般的同學大了一兩歲,又經歷比較多,跟他們說不來。班上另外一位女同學,比我還大兩歲,自然就聊起來了。她是在好萊塢做特技演員,專門替人騎摩托車,騎馬,開車,做動作替身。她聽說我演過戲,卻不相信我得過最佳女演員,建議我繼續從事演藝工作——當時在餐館打工就是為了掙錢,沒有什么理想(寄托),而且那是當地最大的一家中國餐館,經理逢人便說,你看,這是我們中國來的最佳女演員,弄得我無地自容。

打聽了一下,整個好萊塢東方人的臉孔,包括緬甸人、日本人、中國人、韓國人、越南人、蒙古人,只要是看上去是東方人,就那一家代理商。我從大學坐了差不多兩個鐘頭的公共汽車,到了代理商經理的辦公室,自我介紹在中國演過電影,他看了我一眼,似乎一句話都沒相信,也許看我長得還行,讓我去一旁拍張照片,頭像照?;氐綄W校,等了一段時間毫無音訊,突然有一天接到電話,一個炸雞廣告缺女演員。我緊張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化妝、梳頭,穿上自己最好看的衣服。到了現場,烏央烏央的,一群美女都是新人在那等著。我掉頭坐公共汽車就回去了,壓根沒敢進去,不習慣。當年國內受的教育是要謙虛,兩千人試鏡都不行,我怎么能比她們都強呢?

后來又接到一個電話,當時美國一個挺紅的電視劇,這次我決定一定要去。試鏡之后,他們給我看了劇本:選美的場景,一個中國臺灣地區的小姐穿上旗袍、高跟鞋,綬帶上掛一牌子,這就是我在好萊塢第一個角色,沒有臺詞,在臺上從左到右走了一遍。當年還有一個挺紅的戲叫《Mike Hammer》,讓我去試試。這回有臺詞了,試鏡時我說了一句臺詞,“Mr Hammer,Do you like some tea?”參演了這兩部電視劇后,我進入了美國演員工會,后來客串了很多小角色。

《大班》截圖

在這之后接演了《大班》。當時我是去另一部戲試鏡,他們要找一個夏威夷女孩,看我是中國人,就否決掉了。在停車場,我往自己車子的方向走,一輛重型皮卡跟在我后面。車窗搖下來,車里一個老頭沖我喊, “嘿,你知道Lana Turner(拉娜·特納,美國三四十年代的電影演員,主演過《郵差總按兩次鈴》,據說在一次藥房買藥時被星探發掘)是怎么當上女明星的嗎?”我當時完全不知道他說的是誰,心想這糟老頭想干嘛???他遞給我一張名片,讓我的代理人給他去電話。后來才知道他是好萊塢一位非常知名的意大利制片人,迪諾·德·勞倫提斯。就這樣,我是在車庫被人看上,主演了他擔任制片的《大班》。

出演《末代皇帝》,讓我恢復了信心

《末代皇帝》的機緣是這樣,當年導演貝托魯奇已經在全球各地找東方人的臉孔,同時會說英文的演員。找了一大圈,在皇后婉容這個角色上,副導演Joanna Merlin已經把我同其他人分開了——她對我非常了解,向貝托魯奇推薦我,“百分之百知道就是這個人(能勝任角色)?!边@是我的一個優勢,當時甚至都沒去試鏡,就見到導演本人,一開始就帶有一種親切感。能出演《末代皇帝》讓我覺得,你所有付出的努力可能在當時沒有(一個機會),但只要你付出了,這一輩子當中一定是有用的,哪怕是所經受的絕望也是一種財富,這讓我恢復了做演員的信心。

《末代皇帝》劇照

作為演員,我當時多少有了一些經驗,盡管還比較幼稚。當時我們把溥儀的回憶錄讀了,莊士敦的回憶錄也讀了。能看到溥儀和婉蓉在一起的照片很少,大概就兩三張,所有的回憶錄里對他們的記述也就三兩句,你能夠感受到這個人物的悲劇性,她幾乎就沒有被任何人關注過。這個任務落在了我身上,需要我來關注她?!赌┐实邸放臄z周期有八個月,我所參與的部分差不多就有半年,這樣的電影在今天是不可能再拍了。這半年當中,我見識了全世界電影制作領域,各部門技術上、才華上最頂尖的藝術家。跟他們在一起工作,就是一種耳濡目染,我這才感受到自己對電影的情感,對電影的愛,這一輩子不干別的了,不再逃跑了。而且我日后做導演,這也是我最有用的一次“沉浸式”的導演課。我沒上過電影學院,所有(的電影知識)都是在實踐當中學習、領會的。

同導演的互動讓我發現,導演對演員的欣賞,就足以讓演員做得更好。這個導演對你的欣賞,對你的關注,他能告訴你自己所不知道的優點。當導演把這種理解和關注灌注在你身上,你會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力量在哪。每個人都有一種內在力量,好的導演總是可以把它啟發出來。所以這次參演,對我最大的改變是我知道自己所能達到的層面是什么,在這個時候你就會把最好的表演呈現出來,這對我是最大的收獲。

《末代皇帝》劇照

《末代皇帝》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電影的詩意,電影比起小說來,更接近詩歌。電影中有些地方接近小說,有些地方接近散文,但它最絕妙之處一定都是詩,在視覺上、聲音上、音樂上、語言上更接近詩歌,我這個概念是從《末代皇帝》開始有的。還有就是片場的氣氛,當時我們的攝影師維托里奧·斯托拉羅也是膠片世界的王(兩次獲得奧斯卡最佳攝影獎),他說話總是輕聲細氣的,在片場不會大吼大叫發脾氣,而是非常沉著、很細致地工作,透出一種尊嚴。這也是我自己做導演時,希望或者奢望片場該有的一種氛圍。

《The Blood Of Heroes》劇照

《末代皇帝》之后,我拍過一部美國電影《The Blood Of Heroes》(1989)。頭一次剪掉頭發。那時候真的很傻,當時覺得自己突然間成了一個東方的花瓶,各種雜志都希望你上封面,到處拍照。然而我卻覺得要打破這種框架,不能總是以一個花瓶的姿態出現,要有實質,要有不同,所以就爭取出演了那部電影。電影中,我的頭發全剃掉了,臉上還做了很多疤,我覺得這是在考驗自己表演實力了。其實很傻,你有花瓶可演多幸福啊,盡量把花瓶豐富起來不就完了嗎?電影出來后影評人都非常失望,說我演得是挺好,但這不是他們要看的陳沖。

《雙峰》劇照

在那之后,我出演了大衛·林奇導演的《雙峰》,當時我的角色Josie本來是導演為自己女朋友,當年時尚圈最知名的模特伊莎貝拉·羅西里尼(瑞典國寶級女演員英格麗·褒曼的女兒)寫的。與伊莎貝拉之前出演過的《Blue Velvet/藍絲絨》(1986年)類似,《雙峰》的故事也發生在一個小地方,好比平遙這么大的一個地方,一個大家彼此互相認識的熟人社會,突然闖入一個外來者。但后來導演和她分手了,這個角色就得另找演員,就這樣我出演了這部系列劇的第一季,人生真是有很多奇妙的因緣。

拍《天與地》時,陳沖跟導演奧利佛·斯通和他當時的夫人一起在酒吧唱歌。

電影《天與地》是我在《洛杉磯時報》上看到一則美籍越南人海斯利布自傳的書評。我找到了這本自傳并被深深地吸引,雖然她是越南人,畢竟還是東方人。當時就想把這本自傳版權買下來,這是我第一次去買版權,快同書商簽合同的時候,殺出一個程咬金。書商說我們不知道你買了能不能拍出來,他就一定可以,這個人便是導演奧利佛·斯通導演。

奧利弗·斯通買了版權擱了兩三年,等自傳續集出來了,他覺得可以開拍了。那時候我都快30歲了,女主角年齡才14歲,當時要是有劉曉慶的勇氣就演了(笑)。導演后來又問我能不能演她媽媽,我說行啊,你讓我演她爸我都答應。那個片子里的化妝,我要化到老年,七八十歲,拿吹風機吹出臉上的皺紋。奧利佛·斯通是一個特別有激情,非常絕對的導演。同謝晉導演一樣,他也相信要下生活。當時我,還有一群非職業演員每天在稻田里種地,腰酸腿痛,我還是一個平常鍛煉身體的人,也累得渾身酸痛。在越南下田一個月,才去泰國拍電影。

我的三十歲生日過得特別隆重,洛杉磯過完回到上海接著過,當時有種在為青春送葬的感覺,真的,現場鮮花多得就跟葬禮一樣。不知誰向我介紹,關錦鵬導演和他的美術師也想來參加。行啊,那就來吧。我們在生日晚會上隨便聊聊,便有了之后的《紅玫瑰白玫瑰》。我對關錦鵬是有了解的,對他的電影也很欣賞,他對女性人物有細膩的觀察。當時他們讓我演紅玫瑰,我覺得很幸運。當時也挺奇怪,覺得自己更像白玫瑰?。ㄐΓ?,反正機會就是這樣來的。很喜歡《紅玫瑰白玫瑰》的片場,如果你仔細看的話,紅玫瑰家中墻面上的馬賽克很奇怪,其實整個布景是很抽象的。

《紅玫瑰白玫瑰》劇照

感受到自己成長的弧度,是最幸福的

后來通過電影摘得金馬獎最佳女演員,這引起了我的一番思考:三十多歲的人了,在好萊塢的角色大都是反角,《龍女》那樣的類型,外國人眼中特別惡毒的角色。就在這個時候覺得沒有意義,畢竟自己對電影是熱愛的,而電影的可能性我也看到了不少。如果說繼續這樣將就下去,似乎是在踐踏自己所愛的東西,就不太愿意表演了。也是在這個時候,我被請去做柏林電影節評委,正好是新千年前后,那時電影都有一種絕望的氣息,這讓我再次思考,我個人經歷過悲劇,我們民族也經歷過悲劇,但我的感受和他們(外國影片)不一樣,覺得要講一個自己的故事。正好好朋友嚴歌苓跟我說起這樣一個故事,是她朋友的一個經歷,聽完以后我也很有感觸。就在去柏林之前,她把這部短篇小說給我,我一路在看,看完心潮澎湃。電影節結束以后,從柏林到舊金山的飛機上,這12個小時我不停地在寫劇本,差不多就把劇本寫出來了,到了舊金山找到嚴歌苓一起修改。她一開始還有疑問,你確定真的要拍嗎?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對這個故事有那么大的沖動。在我很小的時候,家里就在討論如何保住我和哥哥不要去很遠的黑龍江、云南插隊落戶。當時鄰居們、同學們都非常關心這個問題,被送到很遠的地方去……我當時很好奇,也夾雜著恐懼,這樣在心里埋下了一個種子,其實是對這件事我有一個情結,一個幸存者的情結。當時就覺得,如果不拍這部戲,就不能拍任何其他的戲了,這是我們那一代人的青春,也是那一代人的犧牲,我必須要把這個電影拍出來。但當時既不懂制片,也沒寫過正式的劇本,憑著一股要把這個故事講出來的沖動去籌資,我其實是個很害羞、自閉的人,去找富人談投資,他們打麻將一晚上就可以輸掉一百萬美金,卻要我證明如何投資了一定就能回本?我心想,我哪懂啊。

這次到平遙來,我也喜歡同年輕人一起聊天,因為知道處女作對于導演而言是什么意義,它的可貴,就在于你一輩子的創作都將從這一部開始?;叵搿短煸 返呐臄z經歷,就是整個人一直在一個特別嗨的狀態里,當時租了好幾輛公共汽車,座位拆掉一半放器材,邊上才坐人。高原上沒有什么路,每天顛簸著去一個小山坡,一路聽,一路看,覺得天上云彩的色彩是從沒見過的,草地上新長出的一束花也是從沒見過的,眼前的一切,色彩都變得更加濃厚……這份處女作的激情,是我一輩子都要懷念的。當時在外景地拍了兩個月,回上海拍了兩個禮拜左右,整個過程我個人的成長幅度特別大,當你能夠感受到自己成長的弧度,那是最幸福的。

《太陽照常升起》劇照

認識姜文導演其實挺久的了,特別欣賞他。沒有想到會跟他合作,有一次在北京他跟說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他不給人看劇本,老給人講劇本,講完了我覺得挺美妙的。突然有一天他就說,你來給我演戲吧,我說行,也不知道他讓我演什么。訂了機票飛云南,出發前收到他遞來的劇本,原來要我演林大夫,原來我在姜文腦子里就是一個十三點?。ㄐΓ?。這個人物該怎么去演?其實表演這行當挺奇妙的,很多時候要依靠一種本能,你不可能有太多的設計。說實話,我們演一個高位的人也好,演一個卑賤的,無惡不作的人也罷,內心都有“他/她”的種子,人的豐富性也正在于此。我能夠感受到自己就是個老天真,林大夫其實也是個老天真。這種對愛情的向往,哪個人沒有???七八十歲的人也有。就這樣慢慢地接受了角色。在演每個角色的時候,其實不是說我進入了角色,而是在我內心去尋找她,然后把她承認下來,肯定下來。

《二十四城記》劇照

我跟賈導(賈樟柯)也合作過,他就是一個好導演,你在他面前自然就會演戲了,他知道怎么引導你,姜文也是一個非常能引導演員的導演。先說跟賈導合作的《二十四城記》,當時拿了劇本,讀了記住了,就到了片場。那是個理發店,到了以后走戲沒走我都不知道,然后架好機器就開始拍了。我飾演的角色是個女工,她等于像在被采訪一樣的,講自己的事情。但一個女工面對陌生人,陌生的鏡頭該有什么樣的聲色?其實我也不知道,導演就是把我往那一放,什么也沒交代,開拍。后來看成片,我琢磨出味道來了:再有經驗的演員剛到片場第一天,也是生澀的,也會有點緊張,而這恰恰也是片中角色第一次面對鏡頭的感覺,那種因為陌生而來的緊張是天然生發出來的,如果給我排練十幾次,反而沒了。

和姜文導演合作《太陽照常升起》,有一場同黃秋生的戲,我要向他示愛。姜文當時給我一個提示,你們肯定想不到,他說你就想想上臺領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感覺,那種激動,又想哭又想笑,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還要發表獲獎感言,那就是你要同他示愛的感覺!跟這樣的導演合作,確實挺過癮的。這種提示吧,很不一樣,但很管用。當過演員的導演,他知道有一些提示是可行的,相反有些導演給你說了一大堆,卻不是一個具體的東西,就挺難讓演員受到啟發。我也逐漸明白了自己做導演,該怎么跟演員交流是有效果的,即便在片場我一下子沒法給他們什么提示,寧可不說也不會吧啦吧啦講一套,人家聽來反而困惑了。

作為女演員,我在片場有被人冒犯過經歷。我這人遇到冒犯就像是雨衣上的水,滴著滴著就滴走了,它不會滲入給我,我也不會把它特別記住。合作過的大部分導演,工作人員都是尊重女性的,我也不覺因為自己是個女性,就要被拎出來特別尊重一下才好。人與人之間本來就該是互相尊重的,如果我看到,比方講上級對下級,對自己的駕駛員、助理,對身邊的工作人員叱罵的情況,就會覺得非常不可忍受。人與人之間必須要有一個起碼的尊重,人格的尊重。

對于女性電影人來說,創作中面臨的問題太多了。比如現在經常被問到如何看待中年女演員的困惑,戲演到了爐火純青的時候,自己老了,沒有角色可演了,這的確是個問題。電影是一個造夢的東西,如果說觀眾特別想看到青春亮麗的美女,制片方也沒辦法。但不管在哪一個年齡層次,人的渴望、人的失落、人的生存條件,人的靈魂和人性都是不變的,一個有趣的人,多大歲數也仍然是有趣的,年齡所提供給她的豐富性,怎么就沒有機會被展示出來了呢?我想一定是有的,而不是像我如今所接到的這些劇本,難怪人家不要看。

新聞推薦

經典重生 電影《開國大典》18日公映

十一假期,《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合創佳績,齊齊推動“史上最強十一檔”的誕生。這波好成績也帶動了電影院...

?
相關推薦: ?
?
?娛樂 看點 廣西 四川 山東 安徽
? ? ? ? ? ? ?
?
猜你喜歡:
?
評論:(陳沖:一個女性電影人的沖鋒)
?
?
? ?
頻道推薦
  • 李佳琦“翻車”背后的帶貨焦慮
  • 南極,不止“誘惑”
  • 匠之有氣,匠之有心
  • 李立三女兒口述回憶錄出版李英男:相簿里的家國情緣
  • 《山東新舊動能轉換情況報告》發布新動能增加值占GDP比重達48%
  • ?
    熱點閱讀
    一周聲音|央視評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 陳廣紅因涉嫌猥褻罪被逮捕 為江蘇省... 兩部門發通告 禁止網售電子煙 旨在進...
    ? ?
    圖文看點
    明星又怎樣 也要相親啊 明星又怎樣 也要相親啊
    ?
    鄉里鄉親
    羅永浩被限制消費:不得選擇飛機二等以... 吃貨福利!“海中軟黃金”藍鰭金槍魚可... 北京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及羅永浩被...
    ?
    熱點排行
    “老八股”飛樂音響虛增利潤過億,公司及高 羅永浩被限制消費:不得選擇飛機二等以上艙 北京冬奧組委2019社會招聘開考 近兩千人 西安一小區物業服務跟不上還漲物業費 業 吃貨福利!“海中軟黃金”藍鰭金槍魚可現場 恒豐亞泰前功盡棄無緣中超 背后是被誤解 北京錘子數碼科技有限公司及羅永浩被限制 一周聲音|央視評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保護

    掃一掃下載地方網APP(安卓版)

    ?
    临海| 定安| 大兴安岭| 吉林长春| 崇左| 临猗| 五指山| 海南海口| 澳门澳门| 东营| 来宾| 攀枝花| 丽江| 云浮| 上饶| 嘉善| 宁国| 醴陵| 莒县| 济宁| 蓬莱| 深圳| 伊犁| 西双版纳| 伊犁| 滕州| 郴州| 燕郊| 象山| 湘西| 单县| 鞍山| 吴忠| 潮州| 牡丹江| 绵阳| 邳州| 芜湖| 兴化| 阿勒泰| 忻州| 天长| 山东青岛| 吐鲁番| 张掖| 怀化| 湘西| 淄博| 万宁| 果洛| 德清| 宜昌| 溧阳| 神木| 三明| 吉林长春| 宿迁| 东阳| 绥化| 梅州| 益阳| 阳江| 河北石家庄| 桓台| 恩施| 金华| 六安| 庄河| 巴中| 宿州| 天长| 迪庆| 广元| 驻马店| 荆州| 丹阳| 牡丹江| 内江| 咸阳| 济源| 德阳| 泉州| 西双版纳| 灵宝| 龙岩| 威海| 白银| 海宁| 广饶| 厦门| 镇江| 泰兴| 双鸭山| 衢州| 邵阳| 林芝| 五指山| 蓬莱| 河源| 宜春| 任丘| 清远| 咸阳| 中卫| 宿迁| 漳州| 梧州| 宁波| 镇江| 克孜勒苏| 海宁| 和县| 阳春| 吐鲁番| 潮州| 铜仁| 万宁| 滨州| 宝应县| 盐城| 长治| 荆州| 庄河| 燕郊| 乌兰察布| 宿州| 江门| 攀枝花| 昌吉| 日照| 雄安新区| 松原| 宝应县| 广饶| 东方| 大庆| 肇庆| 高雄| 酒泉| 佛山| 六安| 荆门| 武安| 邳州| 宝鸡| 潜江| 塔城| 晋江| 燕郊| 肇庆| 博罗| 牡丹江| 海南海口| 甘肃兰州| 宝鸡| 蓬莱| 咸阳| 滁州| 金昌| 广元| 海门| 高雄| 朝阳| 镇江| 海东| 海西| 灌南| 仙桃| 娄底| 唐山| 中卫| 遂宁| 阳春| 绵阳| 梅州| 邳州| 宁德| 池州| 黔南| 武威| 滕州| 廊坊| 巢湖| 江门| 万宁| 湛江| 扬州| 安吉| 珠海| 东台| 阿克苏| 钦州| 瓦房店| 吕梁| 桓台| 宁夏银川| 南充| 遂宁| 保定| 吉林| 巢湖| 迁安市| 烟台| 枣阳| 淮北| 延边| 玉环| 邯郸| 燕郊| 和田| 迪庆| 泗阳| 燕郊| 偃师| 阿拉尔| 咸宁| 安阳| 涿州| 辽阳| 衡阳| 阿里| 吉林长春| 燕郊| 天水| 舟山| 丹阳| 偃师| 芜湖| 石河子| 邹平| 泰安| 常州| 新疆乌鲁木齐| 灌云| 鹤岗| 普洱| 单县| 三沙| 丹东| 涿州| 毕节| 平顶山| 菏泽| 庄河| 湘潭| 德宏| 黔西南| 甘肃兰州| 安阳| 慈溪| 孝感| 白城| 晋中| 淮北| 贺州| 乐清| 齐齐哈尔| 山西太原| 鹤岗| 茂名| 临夏| 新余| 湖南长沙| 哈密| 铁岭| 滕州| 日照| 如皋| 黔东南| 兴安盟| 海南| 天长| 梧州| 保定| 诸城| 新沂| 宜春| 迪庆| 宣城| 阿拉尔| 灵宝| 深圳| 黄石| 吉林长春| 延安| 怒江| 抚顺| 芜湖| 五家渠| 玉林| 通化| 佛山| 黔南| 宜昌| 昌都| 临夏| 白沙| 张家口| 通化| 酒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