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h75nd"><video id="h75nd"></video></var>
<var id="h75nd"><video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video></var>
<cite id="h75nd"></cite>
<var id="h75nd"><video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video></var>
<ins id="h75nd"><span id="h75nd"><cite id="h75nd"></cite></span></ins><var id="h75nd"><span id="h75nd"></span></var>
<cite id="h75nd"><span id="h75nd"></span></cite>
<var id="h75nd"></var>
<cite id="h75nd"><span id="h75nd"></span></cite>
<var id="h75nd"><strike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strike></var>
<menuitem id="h75nd"><video id="h75nd"><thead id="h75nd"></thead></video></menuitem><var id="h75nd"></var><ins id="h75nd"></ins>
<var id="h75nd"></var><var id="h75nd"></var>
<cite id="h75nd"></cite><cite id="h75nd"><video id="h75nd"><var id="h75nd"></var></video></cite>
<ins id="h75nd"><noframes id="h75nd">
<var id="h75nd"></var><cite id="h75nd"><span id="h75nd"><var id="h75nd"></var></span></cite>
今日華語音樂 今日歐美音樂 今日樂評 演唱會
地方網 > 娛樂 > 今日音樂 > 今日華語音樂 > 正文

讓我失望的不是周杰倫 而是華語樂壇還沒有下一個“周杰倫”

來源:澎湃新聞 2019-09-20 20:05   http://www.dyzxad.com/

原創: 霸王花 獨立娛樂

獨立娛樂·出品

作者|霸王花

不吹不黑,冒著被罵的風險說一句,聽了周杰倫的新歌,感覺一般。

周杰倫+方文山+阿信,如此神仙的陣容,搞出了《說好不哭》這種杰克蘇的小情歌,朋友圈里開始大規模懷舊,QQ音樂史無前例地崩了,一首歌三塊錢,僅兩個小時新歌銷售額就突破1000萬元,目前已經達到1500萬元。

“你什么都沒有,卻還為我的夢加油” 堪稱杰迷的真實寫照。

可以說每個人青春里都有周杰倫,80后聽《龍卷風》,85后聽《七里香》,90后聽《夜曲》,95后聽《煙花易冷》,00后聽《告白氣球》,而到10后就只能聽《說好不哭》《不愛我就拉倒》。

區別就是,以前的孩子聽的是“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現在的孩子聽的是“哥的胸肌給你靠”,你也說不清這其中有什么變化,但至少,周杰倫已經太久沒給大眾驚喜了。

而更可怕的是,這么多年,再也沒有后來人能超越巔峰時期的周杰倫,即使他現在“不務正業”,仍然可以隨便拿出一首20年前的歌saly全場。

情懷鬼才

《說好不哭》不管歌詞還是MV,妥妥的一波回憶殺。

找來了五月天的阿信一起演唱,還使用了五月天《突然好想你》的一段旋律,“周五”組合成功出道,基本上劫殺了所有80、90后的青春記憶。

歌詞“你什么都沒有,卻還為我的夢加油”,唱哭了整個飯圈女孩兒,這不就是一無所有還努力追星的你嗎!

MV是經典的青春愛情故事,日系的小清新畫風,奶茶店的相遇,為了送禮物而拼命工作,讓對方努力追求夢想而把自己的不舍留在心底,最后遺憾的沒能在一起……

畫面里也是處處隱藏彩蛋。

男女主戳臉殺、騎著單車狂奔的場景也讓老歌迷們陷入暴風式哭泣:

16年前,《晴天》里: 好想再問一遍,你會等待還是離開,故事的最后你好像還是說了拜拜。

16年后,《說好不哭》里: 心疼過了多久,還在找理由等我。

仿佛一場時隔多年的感情終于有了回應。

這個套路是不是有點眼熟,畢竟前不僅很多人剛剛經歷過,上一次大規模的刷周杰倫還是夕陽紅粉絲團被迫營業。

一個月多前的“夕陽紅”保衛周杰倫猶在眼前,周董的“中年粉”們爆肝熬夜排隊沖榜來教蔡徐坤的流量粉做人。

久不出音樂專輯和影視作品的周杰倫,很多人似乎已經忽視了他的影響力。 以至于釀出今年8月份,當紅流量小生蔡徐坤與“過氣天王”周杰倫的微博超話排行榜Battle。

80、90后們紛紛拾起微博密碼,學習超話打榜,最終助力周杰倫成功登頂,證明周杰倫仍是最具影響力的偶像明星之一。

在很多人眼中,周杰倫就是青春的代名詞,你不一定是杰迷,但你肯定聽過周杰倫的歌,跟他有關的情懷甚至不需要被販賣,自然有大把的人愿意買單。

可周杰倫不應該是賣情懷那一掛的,他是個靠才華吃飯的人啊,如果連周杰倫都開始販賣情懷,華語樂壇還有救嗎?

無敵是多么寂寞

從周杰倫這三個字開始占據很多人的青春開始,他就變成了一個樂壇符號,但天王漸漸老去,流量大行其道,周杰倫即使再“不務正業”,仍然感受著“無敵是多么寂寞”。

2003年7月16日,周杰倫發行了自己的第四張專輯《葉惠美》。

全亞洲超過50家電臺同步首播新專輯主打歌《以父之名》,實時統計有超過八億人同時收聽。

那一天,被電臺定為“周杰倫日”。

婦孺皆知、人人會唱的真正華語樂壇天王,止于周杰倫。 此后華語樂壇式微,再無天王。 隨著多樣化的新媒介普及,文化也隨之碎成一地。 無數亞文化、小族群崛起。 多元文化時代是沒有天王的,即便是老“天王”、“天后”們出新作,影響力也遠不能和此前相比。

周杰倫不發新專輯的日子里,華語歌壇看上去一片繁榮。 資本紅利無數,粉絲熱情無匹,數據看起來一派向好。

以這兩年為例,不少一線歌手其實也都發了新歌,只是除了粉絲大眾很少知道。 去年樸樹發行了《獵戶星座》、張惠妹發了《偷故事的人》、林俊杰《偉大的渺小》、陳珊妮《戰神卡爾迪亞》、李宇春《流行》、竇靖童《Kids only》。

這些還算是比較流行的歌手,都悄然無聲的發了專輯,卻再難出一首主打歌。

以“歸國四子”為代表,他們的歌曲都是國際制作,數字專輯動輒銷量上百萬,隨隨便便就能進入iTunes榜單。

然而,即使偶像歌手的數據被粉絲沖得這么好看,卻絲毫經不起大眾考驗。 一旦真正說起歌名,就會發現它們的傳唱度根本出不了飯圈。

所以即使近幾年來周杰倫的作品,基本在原地踏步,用著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哼著自己的調調,就好比是在打游戲,喝奶茶之余,跟方文山喝個酒弄出首歌來。

但那又能怎么樣,隨隨便便出一首新歌,無論是數據還是傳唱度數依舊能打,基本能預定是今年金曲前幾名,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沒有必要對周杰倫有太多苛求,他為整個華語樂壇貢獻的已經足夠多了。

誰來拯救華語樂壇

對于整個音樂市場來說,現在還處在“吃老本”階段。 雖然音樂領域很熱鬧,但是大家會發現可聽的新歌很少。

其實不僅是周杰倫,你會發現很多前輩歌手已經很少出歌了,而新人們又難以撐起場面,最直觀的感受是,每次在KTV就像瞬間回到十年前。

大家唱的還是那些老歌,周杰倫、蔡依林、林俊杰、王力宏這些歌手不僅占據你的青春期,人到中年的大家還是在靠這些歌度日。 即使這些人當中已經有很多人幾年才出一次新歌。

翻開新歌榜單,有的歌干脆沒聽過,有的聽過幾句也不會唱,要是有人點了一首《消愁》之類的,已經可以算是時尚的弄潮兒。 大家不是不想緊跟時尚,而是根本不知道現在的新歌都是什么。

大家應該思考的不是大家喜歡聽周杰倫,而是為什么沒有第二個周杰倫出現。

華語樂壇曾經有過非常輝煌的時期,80、90年代的華語樂壇一片欣欣向榮,它不僅誕生了一系列影響全亞洲的頂級歌手,也奉獻了華語樂壇最多的經典。 當年專輯銷量破百萬的歌手亦不在少數,華語唱片銷量歷史排行榜里面,Beyond、周華健、張惠妹、劉德華、郭富城、黎明等人的銷量都超過千萬張。

雖然這兩年也有像華晨宇、毛不易這樣新生代創作歌手出現,積累了不少粉絲,業務能力也在線,但別說跟巔峰時期的周杰倫比,就是跟現在的周杰倫比依然差了一大截,他們自身的圈層還沒有突破,華語樂壇已經出現太久的新人斷層。

表面上華語樂壇越來越好,各方面越來越正規。 可對于觀眾來說,我們還只能聽十年前的音樂,這是不爭的事實。

所以大眾開始只能對周杰倫抱有期待,面對著對周杰倫新歌的爭議,慢慢的,你也會開始思考,究竟是自己的心態變了,還是杰倫變了,還是時代變了。

不得不說,現在的周杰倫婚姻幸福,家庭幸福,事業美滿,歌迷滿堂......沒什么前進的動力,也沒有什么痛苦創作的源泉,他的格局越來越小,寫的歌也不再那么驚艷。

這不是周杰倫的錯,這是一個正常的生活軌跡,把拯救華語樂壇的重任強加他身上不太公平,讓他一直處于巔峰時期也不太現實,畢竟要拯救華語樂壇,還得需要更多的“周杰倫”!閱讀原文

新聞推薦

《中國好聲音》為中秋而唱

今年花好月圓時節,浙江衛視《中國好聲音》四位可愛的明星導師——王力宏、那英、庾澄慶、李榮浩將攜手“好聲音”的優...

相關推薦:
娛樂 看點 廣西 四川 山東 安徽
猜你喜歡:
評論:(讓我失望的不是周杰倫 而是華語樂壇還沒有下一個“周杰倫”)
頻道推薦
  • 61年來首次選出省長
  • 可防 可控
  • 2020,在奔向星辰大海的路上 多國將啟動新任務探索月球、火星及更廣闊深空
  • 上周滬深幾大股指沖高回落震蕩整理,本周迎來春節前最后一周交易時間 過春節持股還是持幣?
  • 你知道 植物有哪些御寒絕招嗎?
  • 熱點閱讀
    喝酒前后飲食有講究 聚會餐桌上飲食應該注意什么? 專家支... 廣州“摘楊梅墜亡案”再審改判:村委會...
    圖文看點
    《緊急救援》將于大年初一上映 《緊急救援》將于大年初一上映
    鄉里鄉親
    兩部門:加快農業人工智能研發應用 實... 102歲浙江省政協原主席王家揚逝世 曾... 以法治為科創護航!上海市推進科創中心...
    熱點排行
    國內最大LNG生產基地停產,恢復時間暫不確 美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初選前 《紐約時報》 許志強、于是:托卡爾丘克的“星群寫作”與 四川一網店店主賣假名牌還惡意投訴正品商 兩部門:加快農業人工智能研發應用 實施農 烏克蘭總統將赴以色列參加猶太人大屠殺紀 全國美展巡展上海 《烈焰青春》等金獎作 102歲浙江省政協原主席王家揚逝世 曾捐工

    掃一掃下載地方網APP(安卓版)


    公主岭| 寿光| 白山| 茂名| 赣州| 盐城| 铁岭| 庆阳| 齐齐哈尔| 廊坊| 灌云| 张家口| 铜陵| 郴州| 日喀则| 达州| 德阳| 晋城| 盐城| 长垣| 顺德| 保山| 呼伦贝尔| 金坛| 西双版纳| 南平| 吴忠| 海拉尔| 新疆乌鲁木齐| 顺德| 双鸭山| 沛县| 林芝| 红河| 天水| 昌吉| 邳州| 承德| 黄石| 定安| 建湖| 忻州| 七台河| 宝鸡| 昭通| 桐城| 济源| 玉溪| 汉中| 安康| 淮南| 新乡| 库尔勒| 湛江| 诸城| 偃师| 乌兰察布| 河池| 昌吉| 贺州| 温岭| 包头| 琼中| 南阳| 阿拉善盟| 阿拉善盟| 邵阳| 盐城| 迪庆| 东莞| 文昌| 乌兰察布| 吕梁| 海安| 德清| 乐山| 唐山| 姜堰| 百色| 大丰| 焦作| 安岳| 伊春| 汉川| 安顺| 鄂州| 海西| 枣阳| 建湖| 龙岩| 中卫| 滕州| 邯郸| 辽源| 衡水| 任丘| 偃师| 黔南| 来宾| 天门| 包头| 汝州| 温州| 福建福州| 改则| 石河子| 沧州| 保山| 莱芜| 本溪| 台山| 阳泉| 海西| 德清| 双鸭山| 嘉善| 诸城| 屯昌| 玉溪| 乌兰察布| 兴安盟| 玉树| 乐清| 宁国| 武夷山| 松原| 保山| 淮北| 喀什| 长治| 延安| 余姚| 巴中| 东营| 蓬莱| 宜春| 安顺| 辽阳| 凉山| 神木| 洛阳| 曲靖| 日照| 泗洪| 东营| 黑龙江哈尔滨| 嘉峪关| 六盘水| 济南| 湘西| 海宁| 泸州| 陕西西安| 台州| 金华| 兴化| 正定| 中卫| 馆陶| 北海| 塔城| 咸宁| 郴州| 临猗| 白银| 营口| 怀化| 内蒙古呼和浩特| 漯河| 南京| 六盘水| 崇左| 义乌| 海南海口| 嘉兴| 单县| 海南| 新沂| 芜湖| 黄南| 昌吉| 甘肃兰州| 三河| 广安| 阿勒泰| 万宁| 张家界| 琼中| 海安| 广饶| 梧州| 铁岭| 吉林| 玉环| 绍兴| 株洲| 大兴安岭| 宜昌| 乌海| 锦州| 安康| 汕尾| 济南| 龙口| 琼中| 雄安新区| 和田| 高密| 安岳| 涿州| 和田| 姜堰| 泗洪| 牡丹江| 吕梁| 聊城| 天长| 龙岩| 广汉| 文山| 晋城| 台中| 迪庆| 潮州| 澳门澳门| 衢州| 攀枝花| 巢湖| 和县| 汉川| 德宏| 阳江| 平凉| 和县| 和田| 日喀则| 白银| 天水| 巴彦淖尔市| 涿州| 湖州| 江西南昌| 大兴安岭| 南阳| 绵阳| 曹县| 白城| 潜江| 陕西西安| 永新| 铜川| 如皋| 牡丹江| 邳州| 正定| 宜都| 齐齐哈尔| 淮安| 资阳| 湖南长沙| 如东| 衡阳| 呼伦贝尔| 香港香港| 宿州| 厦门| 鄂州| 昌吉| 肇庆| 济源| 攀枝花| 瓦房店| 乌兰察布| 鄢陵| 山南| 泰兴| 池州| 崇左| 涿州| 张掖| 顺德| 泉州| 大兴安岭| 安吉| 兴安盟| 铜陵| 定州| 三明| 汕头| 淄博| 东莞| 澳门澳门| 辽阳| 迪庆| 赣州| 海南| 苍南| 厦门| 莆田| 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