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h75nd"><video id="h75nd"></video></var>
<var id="h75nd"><video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video></var>
<cite id="h75nd"></cite>
<var id="h75nd"><video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video></var>
<ins id="h75nd"><span id="h75nd"><cite id="h75nd"></cite></span></ins><var id="h75nd"><span id="h75nd"></span></var>
<cite id="h75nd"><span id="h75nd"></span></cite>
<var id="h75nd"></var>
<cite id="h75nd"><span id="h75nd"></span></cite>
<var id="h75nd"><strike id="h75nd"><menuitem id="h75nd"></menuitem></strike></var>
<menuitem id="h75nd"><video id="h75nd"><thead id="h75nd"></thead></video></menuitem><var id="h75nd"></var><ins id="h75nd"></ins>
<var id="h75nd"></var><var id="h75nd"></var>
<cite id="h75nd"></cite><cite id="h75nd"><video id="h75nd"><var id="h75nd"></var></video></cite>
<ins id="h75nd"><noframes id="h75nd">
<var id="h75nd"></var><cite id="h75nd"><span id="h75nd"><var id="h75nd"></var></span></cite>
?
娛樂熱點 娛樂八卦 今日明星 電視劇 電影 今日綜藝 今日音樂
地方網 > 娛樂 > 今日明星 > 正文

陳寶國:對我而言,戲比天大、戲比命大

來源:柳州晚報 2019-10-16 09:57   http://www.dyzxad.com/
?

陳寶國 《老酒館》《老農民》《武則天》

《老酒館》殺青之際,陳寶國還沒緩過勁來,他眼眶紅潤,臉上掛著角色的滄桑感,似乎還沉浸在角色里,弄得旁人都不忍打攪他。

這么多年來,要想采訪到這位“神級”演員太難了。角色之外的他,不茍言笑,不跑通告、不走穴,除了有作品要播出時能看到他偶爾露面,陳寶國幾乎不接受采訪。

幾十年的演藝生涯,他只用角色說話,一個演員一輩子有一兩個讓人印象深刻的經典角色就不錯了,顯然這件事在陳寶國這已經超數了。如果沒有出彩的劇本他寧可不接,但每一次他的出現就代表著一部精品即將面世。

即使無數榮譽加身,是大眾公認的好演員,陳寶國卻始終覺得自己在表演上仍有很多不入流的地方,即使所有人把他演繹的經典翻過去倒過來地揣摩,他卻追著偶爾在電視機上重播的片段挑刺,“一定得挑刺啊,不這樣,你就在退步?!?/P>

他時常叮囑自己“要清醒、別放松、別膨脹”,一個角色一個角色地演,“時代再怎么發展、再怎么多元,觀眾還是要看戲的,他們要看好戲。不一定我的每部戲都好看,但要穩穩當當拍戲和做人,我一直在照著這個方向走,因為我知道,演好戲給觀眾看,就永遠不會過時?!?/P>

工作指南,不請假不休息不遲到

陳寶國不多產,但總有經典作品傍身。問他對如今流行的微博、微信這類新潮事物是否感興趣,他搖搖頭,“不排斥,但也不太會用”。他說因為實在沒有時間去學習這些,“我生活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戲上,都在對角色進行揣摩。我知道時代不一樣了,人們對生活的選擇方式比我們那個時候多得多?!彼蛔忠活D地說道,“但我好像還是在遵循著入行時的‘工作指南’和‘生活軌跡’,就算老舊,也挺好的,一生能和戲劇結伴,何等幸運,何等榮幸?!?/P>

而說起他的“工作指南”,簡單明了——不休息一天,不敢請一次假,不敢遲一次到。一部戲120天拍攝周期,陳寶國平均每天要拍10場戲。開拍之前,他通常一個人待在房間,關上門,誰也不會去打擾他。

近期熱播的電視劇《老酒館》導演劉江和陳寶國是首次合作,開拍之前兩人就約好了“一個字不改”,劇本怎么寫就怎么演,最大程度保留戲韻。而陳寶國走戲從不拿劇本,說來就來,也讓秦海璐、程煜等對手戲演員“坐不住”,他們當即決定自己也不拿了,幾個人現場就飆起了戲。編劇高滿堂和劉江在一旁嗑著瓜子,看得直樂,似乎這種創作者之間為彼此撐起來的幸福感,已經好久不曾有過了。

《老酒館》最后一場戲臺本有1.5頁,陳寶國一氣呵成?!芭耐暌粓鰬蚴呛芾鄣?,我天天都在吃藥,角色的情緒讓我非常壓抑,但就覺得挺難得的,這是三輩人修來的福分,值得?!?/P>

逢八遇好戲,《老酒館》正逢其時

陳寶國口中所說的福分,是指他遇上的一個個經典角色。他感嘆著自己“逢八就遇好戲”,1998年拍的《大宅門》,2008年是《茶館》,2018年則是《老酒館》。

而從2011年的《鋼鐵年代》結緣,到這部《老酒館》,已是陳寶國和高滿堂的第六次合作,但后者依舊會被眼前這個演員打動?!皯騽〉墓δ懿痪褪且騽佑^劇者嗎?演了這么多年戲,如果再打動不了人,就是我自己沒有做到,就不是合格的考卷?!?/P>

《老酒館》中所有外景都是實拍,一集半的深山戲,劇組被拉到關東山中拍攝,陳寶國背著馬褂,毫無保留地把自己投入到角色中,在高滿堂看來“這是一種愉悅的體驗”。

陳寶國則用“三生有幸”形容二人的關系,能在對方身上學到何為戲劇,何為人生,“作為貫穿高滿堂‘老字三部曲’(《老農民》《老中醫》《老酒館》)的主人公,雖然他們時代背景、個性都不同,但他們身上反映出的中國男兒的精氣神是一脈相承的。他(高滿堂)醞釀了幾十年,我拍了七八年,這些人都是傳奇,有傳奇,就有好故事?!?/P>

能夠飾演《老酒館》中的陳懷海,在陳寶國看來更是“正逢其時”,“《老酒館》高滿堂給我講了若干年,到后來變成6萬字的故事大綱,”這個角色厚重、硬氣、有人情味?!把輪T到一定歲數,就要演這個歲數的戲?!?/P>

只要沒丟命,為角色做什么都值得

說到陳寶國的演藝成就,還要從上個世紀80年代說起,那時眉目清秀的他是個另類,1982年的電視熒屏上,要說風靡人物,《赤橙黃綠青藍紫》里穿著牛仔褲,又帥又痞的劉思佳算得上一號。在這個講述經歷動蕩十年的青年鋼鐵工人如何走出迷茫的故事中,陳寶國飾演了中國電視史上還從未出現過的叛逆青年。

這個角色讓他拿下了首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男主角,當時的獎杯,雖然不像現如今這么精致漂亮,足足有8斤重,可對他來說分量卻遠不止如此?!暗降诙卧俚眠@個獎整整過去了20年,那時就覺得人生如夢,如果有好戲我想天天演,但餡餅不可能總是掉在我身上?!?/P>

1986年,陳寶國在電影《神鞭》中飾演天津混混玻璃花,在那個沒有美瞳和特效的年代,他硬是把打磨后的玻璃片往眼睛里放,導致視力急劇下降,差點把他磨瞎。無論什么時候,陳寶國提起這件事情都從未后悔當初的行為,只要沒要他的命,他認為能成就一個人物都是值得的。

而自《武則天》播出后,也開啟了他演繹帝王的表演之路。從《漢武大帝》中至陽至剛的劉徹到《大明王朝1566》中至陰至柔的嘉靖皇帝,從隱忍堅毅的越王勾踐到看似神神叨叨實則什么都掌控在手的嘉靖帝,每個帝王既不重復,也不會讓外界感到同質化。就算在影視作品中演了這么多的帝王形象,對陳寶國來說依然有壓力,“因為我怕分不出來。其實找我的帝王角色不止這些,如果都接了肯定得有現在的一倍之多。任何一個類型的人物都有共性,而藝術能感染人的是個性?!?/P>

演了幾十年仍“不入流”

遇到喜歡的角色,陳寶國總是沉浸在忘我的境界里,他有兩大“不敢”,除了不敢休息,還有就是不敢說。拍《茶館》時,他白天拍戲,晚上去城里掛急診,最高燒到39℃。有人問他,怎么不和劇組說說歇幾天?他調侃道“不敢說,這角色我太喜歡了,怕劇組把我換掉?!迸碾娨晞 朵毓哟蟀浮窌r,因為水土不服身體不適,一天十幾個小時的工作量讓他根本不敢入眠,“那部戲特別趕,前期準備工作做得少,今天拍完了還有明天、后天、大后天,要抓緊一切時間準備啊?!?/P>

在這個流量明星橫行的時代,陳寶國依然保持著自己作為演員的專業與責任感,被無數后輩稱為“演技教科書”。

每次聽到這種評價,他都很害怕,急忙擺擺手,“我沒有那種天才勁兒,也不是那么聰明的人。功課肯定得做,演了幾十年戲,就表演來說我也有很多不入流的地方,這是一門藝術,挺深奧的,如果你潛心實踐去琢磨揣摩,幾十年也就這樣,很快就過去了?!?/P>

陳寶國說:“對于我來講戲比天大,戲比命大,有這個運氣,就要好好珍惜,不要辜負那么多人的期望,踏踏實實演戲、踏踏實實做人,幾十年來就是這樣?!?(綜合)

新聞推薦

楊天真宣布與張藝興停止合作 稱自己因患糖尿病無法完全投入工作

10月10日上午,壹心娛樂CEO楊天真通過微博宣布與張藝興停止合作,她在長文中稱贊了張藝興的努力和善良,并透露自己身患糖尿病,...

?
相關推薦: ?
絕命后衛師2019-10-13 20:57
?
?娛樂 看點 廣西 四川 山東 安徽
? ? ? ? ? ? ?
?
猜你喜歡:
一馬三司令2019-10-13 21:00
?
評論:(陳寶國:對我而言,戲比天大、戲比命大)
?
?
? ?
頻道推薦
  • 江西吉水縣村里的書香味濃了
  • 醫院、火車站“一秒穿越” 看北京老舊廠房變身影視基地
  • 沈從文回信中國作協創聯部 □周明貴 本報記者 戴靜文/整理
  • 銀行成可轉債發行主力軍 各路資本補充工具全面開花
  • 多家上市家居企業披露前三季度業績 家具類營收增長成主旋律
  • ?
    熱點閱讀
    北京實施新規北京實施新規 拒不接收... 與年輕人互換身份 老年人收獲感悟和... 不會使用智能手機的老人成為弱勢群體...
    ? ?
    圖文看點
    11.11購物狂歡節,《魅力山東》明星見面會 11.11購物狂歡節,《魅力山東》明星見面會
    ?
    鄉里鄉親
    中央農辦等11部門印發《指導意見》推... 北上資金加速進場,格力電器被主力買上... 河北出臺辦法支持北京非首都功能優先...
    ?
    熱點排行
    法治面|教育部將指導高校設立反性騷擾機 《與象共舞》引起的思考 要順著孩子的目光看教育 讀《順著孩子的 “東營銀行杯”2019 東營市青少年共享圖 600余家大國企和外企虛位以待 11月3日,濟 吃水不忘黨之恩 11.11購物狂歡節,《魅力山東》明星見面會 網紅齊聚黃河口 打卡旅游贏獎品

    掃一掃下載地方網APP(安卓版)

    ?
    任丘| 阳泉| 眉山| 南安| 临夏| 广饶| 琼海| 海南| 龙岩| 常州| 湖南长沙| 赤峰| 那曲| 百色| 滨州| 黑河| 抚顺| 河源| 亳州| 宁波| 牡丹江| 桓台| 天水| 金坛| 博尔塔拉| 乌海| 燕郊| 诸暨| 秦皇岛| 资阳| 滁州| 攀枝花| 桓台| 赣州| 邹城| 遵义| 通辽| 泉州| 怒江| 咸阳| 上饶| 铁岭| 淮北| 随州| 湖南长沙| 铜川| 高密| 怀化| 澳门澳门| 高雄| 云南昆明| 东营| 晋江| 商丘| 安吉| 吐鲁番| 广安| 昌都| 恩施| 伊犁| 日照| 临汾| 嘉兴| 海北| 中山| 海西| 湘潭| 正定| 德阳| 孝感| 湘潭| 深圳| 河源| 霍邱| 厦门| 安徽合肥| 海安| 锦州| 金昌| 张掖| 仁怀| 靖江| 泗阳| 防城港| 葫芦岛| 株洲| 鄂尔多斯| 佛山| 广安| 塔城| 迪庆| 白城| 秦皇岛| 诸暨| 遂宁| 山西太原| 资阳| 广汉| 兴安盟| 衡水| 洛阳| 湖南长沙| 佛山| 吉安| 德州| 三亚| 乌海| 天门| 洛阳| 济南| 曹县| 陵水| 巴彦淖尔市| 宜宾| 博尔塔拉| 漯河| 乐山| 新泰| 正定| 娄底| 大丰| 灌云| 鄢陵| 南安| 石嘴山| 任丘| 嘉峪关| 苍南| 景德镇| 南阳| 汕头| 呼伦贝尔| 萍乡| 保山| 六安| 泗洪| 菏泽| 达州| 燕郊| 建湖| 攀枝花| 乐清| 山南| 鸡西| 广安| 馆陶| 义乌| 新疆乌鲁木齐| 普洱| 阳江| 泰安| 乐清| 日喀则| 巴彦淖尔市| 宁夏银川| 建湖| 甘南| 大同| 唐山| 来宾| 石嘴山| 松原| 焦作| 东方| 那曲| 淮南| 安徽合肥| 莱芜| 永新| 海门| 台北| 顺德| 南通| 淄博| 泰州| 贺州| 朝阳| 广西南宁| 本溪| 靖江| 内蒙古呼和浩特| 厦门| 秦皇岛| 玉环| 六盘水| 宁波| 博尔塔拉| 雅安| 宣城| 赵县| 甘南| 河池| 禹州| 忻州| 南阳| 亳州| 东海| 邳州| 周口| 黄冈| 保亭| 石河子| 南平| 台湾台湾| 万宁| 如东| 涿州| 蚌埠| 恩施| 柳州| 海南海口| 萍乡| 河源| 黄冈| 许昌| 台湾台湾| 泉州| 淮南| 高密| 新沂| 大庆| 江门| 玉树| 牡丹江| 大丰| 佳木斯| 巢湖| 厦门| 汉川| 信阳| 寿光| 临海| 安吉| 亳州| 晋江| 玉树| 库尔勒| 三河| 瓦房店| 扬州| 淮南| 巢湖| 宁夏银川| 湛江| 泗阳| 金华| 葫芦岛| 乐清| 烟台| 台山| 贺州| 三沙| 海丰| 泰兴| 河南郑州| 宜昌| 山东青岛| 象山| 丹阳| 柳州| 象山| 茂名| 慈溪| 长垣| 锦州| 三门峡| 临沂| 图木舒克| 台南| 南安| 宁波| 台北| 香港香港| 邹平| 吉林长春| 信阳| 自贡| 开封| 绵阳| 娄底| 鸡西| 伊春| 莱芜| 巢湖| 宁波| 泰州| 上饶| 来宾| 许昌| 四平| 钦州| 清徐| 龙岩| 海宁| 滕州| 荆州| 威海| 包头| 定安| 阿勒泰|